他表情平静的站在逐渐褪去的光芒中间,提灯摇曳的暖橘色烛火仿佛有生命一般跳动着。Frisk知道面前的“自己”已经做好了迎接终焉的准备,一旦他离开,这个世界还剩下的,就只有长久的寂静。

他还是想试一试。

Frisk的声音一直压得很低,他朝着那孩子伸出一只手。Hypo红色的围巾和金色的王冠闪烁而刺目,他倔犟的站在原地。

“...你没有必要死守在这里,无论发生过什么,那都不是你的错。”

“你的世界...在崩坏,你要是继续呆在这里,那么你的世界存在过的唯一痕迹就会消失。”

“跟我走,我会带你去到另一个世界,所有怪物都还活着,那个世界里不会有玩家干扰你们的生活...每个人都会在,他们会接纳你。”

“时间不多,这是你最后的机会。”

Frisk抬起眸子,期待着Hypo能给他一点反应,纯白的光芒渐渐逼近,时间在流逝。

“来吧,给自己最后一个机会。”

悄悄给蛇蛇一个互动!!

是如果仅剩下Hypo的Undertale游戏被删除以后遇上Trap福的情况!

其实蛮心疼Hypo的啦hhh下一次再画的话Chara就要请ta喝黑咖啡啦x

评论
热度(31)
  1. 水星蛇Hypocrite! Frisk 转载了此图片
    我愛綠涯綠涯愛我!(滾說起來這就是她成為Hypo之後除了玩家第一次見到的生命體了呢。趙綠涯給的背景,...
  2. 水星蛇名為顧涯的前不良。 转载了此图片  到 Hypocrite! Frisk
    「…你已經知道了我的答覆,不是嗎?」 第一次審判了玩家的感覺並不如想像般好受,Hypo帶著溫柔的微笑...

© 名為顧涯的前不良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