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traptale】

背景和主线设定补充。

本条下可以ask Jailbird!Chara和Wanden!Frisk。
没错Chara的ask已开放✔




人类和怪物的故事已经重复了无数次,无论是希望还是绝望,地底的怪物们最终都会找到自己的归宿。

在很久很久以前――也不能算是太久,怪物和人类的故事开始上演。当时的一切故事已经不得而知了,只是再完美的故事都会迎来终结。

——某个undertale世界,被删除了。

先是ruins,触及到那片空白的一切都消失了,比化为尘埃更加彻底,snowding门口彩灯的光芒苍白无力,waterfall一片寂静,hotland也在慢慢消失...

空白最后吞噬了地面,直到一切化为虚无。

无数的灵魂碎片叹息着逼近,鬼魂的表情变得狰狞而痛苦。直到昏死在冰冷的空气中。

Frisk知道,自己的世界早已分崩离析,透明的鬼魂在身边戏谑的弯起嘴角。不能让这种痛苦再次降临,无论是在Chara身边还是那些怪物们身边。

他最后看了一眼地平线边缘渐渐逼近的空白,纵身跳入深不见底的黑暗。

“我们还有多久?”
“这次来得很及时,一天还是有的——”
“我明白了。”

traptale的福猹来自于第一个被删除的undertale游戏,作为玩家存在过的核心被保留了下来,在这个au里,Frisk打通了pe后再没重置,在怪物们的身边长大成年。Chara在pe结束后在他身边待了很久,直到他们的世界被删除。

不知为何,某些只进行了一半的游戏被删除后剩下的游戏碎片会对Chara的精神造成很大影响,但是在他们被删除之前代替原au的人类结束他们的时间线,消除怪物们想要到达地面的执念就不会影响到Chara。

于是在保护Chara和对于自己的“同伴”未完成故事导致怪物们执念不散的愧疚的双重驱使下,Frisk通过各个电脑的神秘入口【回收站】进入这些游戏,在彻底消失前结束他们的故事。

*他们前几次的拯救行动均以失败告终。

*这导致了Chara的精神失常,ta串到了某个已经通过pe线的undertale故事里疯狂破坏,最终被那个游戏里的Sans和Asgore一起拦下,并且再处于虚弱的灵魂状态下被送往Alpys实验室。

* Frisk后赶来说明情况,并且在安抚了Chara之后和他们住了一段时间。

* 他们从Gaster的手稿中得到了暂时稳定Chara精神的方法——为ta取得一个人类灵魂。

* Chara不愿意这么做。

*直到这个世界被虚无吞噬。

*这个世界的Frisk在弥留之际把虚弱的灵魂送给Chara。

* Frisk的提灯来自于Toriel。

* Chara喜欢躲在提灯里,闻着久久萦绕的奶油糖肉桂派的香气让ta安心。

*他在原本的世界长大成人,成了一个教授。

*主攻怪物灵魂和人类灵魂学。

*“什么鬼学位?”
“Alphys告诉我她的研究缺助手…”

*然而这都是过去了。

* Chara的失控让Frisk不得不给ta穿上特制的拘束衣——被Chara戏称为【爱的抱抱】。

* Frisk总是睁着一只眼睛。

* 当一个游戏进行到一半被删除时,Frisk引导这个故事的人类到达结局。

*当这个游戏从未开始或已经重置,Frisk代替这个故事中人类的位置。

*当这个游戏已经通过了某条ne线路,Frisk成为继玩家操控的人类之后下一个掉落地底的人类。

*pe和ge线没有怪物的执念。

*各个游戏中的Sans们有时会察觉到这个人类的不对劲,但是Frisk的表演是天衣无缝的。

* Frisk消除怪物执念的方法有两种,战斗或饶恕。每一次战斗胜利后怪物的灵魂会消失,饶恕后则会被吸入提灯保护起来。

*屠杀可以很快的消除执念,饶恕的时间消耗则更久。

*被保护起来的怪物会被安放在一些长久保存未被删除的undertale游戏里,当然会先和原住民们商量好。

*但是回收的过程中怪物越来越少,所以Frisk总是被看做屠杀者。

*真倒霉。

* Frisk和Chara寄宿在创世神的回收站里,从那边进入各个游戏。

*有的时候一些au会让他们搞不清状况以至于露馅。

*不过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*在去往各个游戏的途中他们会看到一些奇怪的家伙。类似于全身都是彩墨或者绕着红色丝线的家伙。

* Frisk不怎么和他们接触。

* Chara热衷于给他们取奇怪的外号。

* Chara的披风是Frisk的第一件,穿着这件披风让ta感到被保护着。

* Chara胆子其实很小,怕黑又怕一个人。

* Frisk是继Asgore一家后第一个关心ta的人。

* Frisk在第一眼见到ta的时候就被深深的吸引了。

* Frisk觉得Chara是有女装癖的男孩子。

*“……我错了。”

*直到最后他才知道,Chara曾经也被爱着。

*不是曾经,是一直。

*现在爱着ta的人又多了一个。

*也只剩下一个。

评论(5)
热度(37)

© 緑某涯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