除了chara我什么都不想画,除了吸猹什么都不想做,他好可爱。

我流猹对于毛茛是比较害怕的,因为毕竟是ta的死因,对于长得差不多的金色花也是,ta抵触花茶,抵触金色花环,即使自己以前多么喜欢它们。

这个时候就应该脑补ABO福猹,福的信息素是淡淡的金色花茶香。

就很刺激了。

我明白了,一个只画猹的画手是不会有人爱的。

-

恶龙咆哮!
啊不对,是恶猹【…】

-

等我会画骨了我一定把帕帕补上。

1 2 3 4 5 6 7 8

© 名為顧涯的前不良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